阿貴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Just Do It~
  • 142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體制外路線2012年大選的戰略構想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font color="#1f497d">&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2012<span style="color: #1f497d">年的大選包括立法委員與總統兩項選舉,雖然是體制內的活動,但是對台灣社會未來的發展具有重要的影響,必須嚴肅以對,以謀求台灣人民的最大利益。因此,以台灣獨立建國之體制外路線的立場,以總統選舉為主提出以下的觀點,與大家共同思考:</span></font><div><span style="color: #1f497d">1</span><span style="color: #1f497d">、社會情勢分析:中國黨極度傾中;民進黨往中間靠攏;獨立建國理念缺乏支撐力量。戰略定位上,我們體制外獨立建國路線陣營是「我軍」,體制內路線的民進黨是「友軍」,非法殖民統治體制的馬統(縮小敵人的打擊面)是「敵軍」。</span></div><div><span style="color: #1f497d">2</span><span style="color: #1f497d">、戰略與戰術上,我軍必須聯合友軍,推翻敵軍。</span></div><div><span style="color: #1f497d">3</span><span style="color: #1f497d">、因此在選戰過程中,不要過度打擊友軍,戰法上可以宣稱,我軍的政見對台灣最好;友軍政見尚可,但有不足必須努力;敵軍政見有害台灣、不可接受,必須將之打倒。</span></div></span>
繼續閱讀

世代交替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這次民進黨的總統提名初選,蔡英文陣營提出「世代交替」的口號,一方面公布了四位來自黨內各派系的年輕人擔任發言人,爭取「首投族」(第一次年齡足以投票者)的支持;另一方面,也得到台灣派社團大老(平均年齡至少65歲以上)的支持,堪稱是顯明的對比。有人對這個「世代交替」的理念竟然可以得到本土勢力或社會投票年齡階層之上下兩端的支持,迷惑不解,本文主觀上略為分梳,做為參考。<div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span>&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span>首先,「世代」一詞大部分的時候是指年齡上的,有時候是指思想理念上的。年齡上,一個世代約在<span>10至20歲之間,但也沒有明顯的區隔。思想理念上的世代就沒有年齡上的必然關係,而在觀念認知與作風上可能有明顯的差別。當然,因為社會的與時俱進,年齡上的世代與思想理念上的世代還是有密切的關係,父母與子女之間的代溝(Generation gap)就包含年齡上與思想理念上的差異。</span></div></span>
繼續閱讀

台灣獨立建國的老問題與新戰略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1f497d">&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我自出國留學美國後得知台灣真實的歷史以來</span><span style="color: #1f497d">,</span><span style="color: #1f497d">感受到台灣人被奴隸統治的痛苦</span><span style="color: #1f497d">,</span><span style="color: #1f497d">而支持台灣獨立建國運動</span><span style="color: #1f497d">。近幾年擔任過台灣教授協會的秘書長及兩任會長之後,深深覺得帶領完成台灣獨立建國的目標是台灣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但是,台灣獨立建國的目標,看似逐漸接近,但細細考察之又覺得遠在天邊,飄忽不定,不禁思考台灣獨立建國的道路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到底要用甚麼戰略來解決這些問題?</span></span>
繼續閱讀

我軍、友軍與敵軍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自從接觸到吉恩夏普博士(<span>Dr. Gene Sharp)的非暴力抗爭理論之後,又獲得授權翻譯「自我解放&mdash;終結壓迫體制之戰略規劃指南」一書,對於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系統性思考比較有一個科學性的依據。今(2011)年年初至今,看到北非與中東人民革命的非暴力抗爭在突尼西亞、埃及與利比亞爆發出來,可以說是對夏普博士之理論直接做了一個檢驗,證實這個理論的可行性。從這幾個國家的抗爭結果,也印證非暴力抗爭並不全然都會成功的。要保障人民抗爭的戰果,就必須要有睿智的戰略規劃。如果缺乏戰略規劃與準備,抗爭的結果有可能變成由一組新的壓迫者取代舊有的壓迫者而體制卻沒有改變;也可能讓既有的壓迫者採取更激烈的高壓手段,這樣的結果都還沒有完成人民抗爭的戰略目標。戰略目標是以改變既有的壓迫體制而朝向更民主的體制邁進,是體制的改變而不是只是統治集團的改變。台灣目前表面上的政黨輪替也是一種缺乏民主實質進展的階段性成果,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殖民體制如果未能瓦解,台灣人民生活在壓迫剝削的困苦還是無法解決。自我解放是受壓迫者自我努力以改變壓迫的<b>體制</b>,而不是只有停留在更換統治集團的「政黨輪替」層次。</span></span>
繼續閱讀

也談「唯一支持」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名初選到現在進入政見發表的後半段,之後就是舉行「全民調」的時間,參加初選的參選人受到各自支持者的過度熱情影響,不免氣動心浮,增加雙方陣營的緊張氣氛,對初選提名之後的內部整合會產生困難。贏得民進黨的總統初選提名只是一個必要條件,並不是一個贏得總統大選的必然結果,產生這樣的心理期待是過度輕視敵方陣營中國國民黨的一種潛意識的表現。<div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span>&nbsp;&nbsp;&nbsp;&nbsp;&nbsp; &nbsp;</span>民進黨為了避免2008年總統提名的內部惡鬥發生,今年通過以「全民調」的方式來進行,採用提問民進黨某一參選人與中國國民黨的馬騜對比之下,以取得贏過馬騜的支持百分比的多數為勝,民進黨一般的說法稱為「不排藍民調」,以反應「中間選民」在民進黨初選的支持度。用意不算太差,但是前提還是到底有沒有「中間選民」的假設。</div></span>
繼續閱讀

誰可以解救阿扁總統?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看到前「扁辦辦公室」主任陳淞山先生寫的一篇文章,他在問民進黨的參選人之中誰可以解救陳水扁總統?他期待民進黨的這幾位總統參選人要有人性關懷,勝選之後可以將給阿扁總統一個公平審判的機會,雖然語氣中透露出對一些政治人物對阿扁總統切割保持不滿,但仍然有所節制,不敢太露骨。<div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span>&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span>公投盟從2009年的517大遊行之前,<span>4月初開始</span>花了26天從屏東恆春往北縱走500多公里,途中抵達台中市的時候,公開宣布我們將是517大遊行的第五大隊,也是「挺扁大隊」(民進黨動員四個大隊)。我們算是較早為阿扁總統之司法人權發聲的社團之一。遊行結束之後,許多民眾都問我,我甚麼時候要把阿扁總統從土城看守所救出來?有甚麼方法可以把阿扁總統救出來?我的回答都令這些關心的民眾無法感到滿意。我的回答,我目前無法把阿扁總統救出來,而要解救阿扁總統的方法就是民眾站出來進行非暴力抗爭,比較簡單可行的做法就是選擇阿扁總統出庭的日子,將阿扁總統與蔡守訓包圍在台北地方法院過夜,只要民眾的人數足夠多,包圍的時間夠長,台灣早就有「茉莉花革命」了,哪會讓埃及的民眾專美於前?</div></span>
繼續閱讀

終結流亡政府的黑金體制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前一些日子,台灣電視上演一部日本的歷史連續劇,描寫「坂本龍馬」終結日本長達<span>200多年之幕府體制的故事。他出身階級低微,但看到日本幕府鎖國,在面對門戶開放的國際壓力下,不自量力地憑著一股為日本未來設想的熱情,聯合反對幕府的勢力,號召「大政奉還」的訴求,在軟硬兼施下,終於不必經過戰爭討伐而推翻日本幕府體制。劇中的一些情況與台灣當今的情勢,當然因為時代的不同自然不可以完全比照,但是一國的人民面對一個高壓的體制,日本當時的幕府體制與當今台灣面對的流亡政府黑金體制卻大有雷同。從非暴力抗爭而推翻壓迫體制的角度來看,日本當年有「坂本龍馬」一群志士戰略上的努力,而讓日本有一個全新時代的開始。台灣也需要一群可以為台灣的未來而勇敢承擔的「坂本龍馬」們,付出一切,不計毀譽與犧牲,才能夠讓台灣脫離流亡政府黑金體制的壓制與剝削,帶領台灣走入一個不再在國際社會流浪的新時代。</span></span>
繼續閱讀

綠卡與雙重國籍何其多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早年因為上了黑名單而無法返回台灣,被迫必須留在美國工作,我也曾經拿過美國居留權的綠卡。<span>KMT流亡政府</span>長達38年的軍事戒嚴在1987年解除之後,社會情勢仍然風聲鶴唳,我決定1990年年初返回台灣工作之後,為了安頓留在美國生活的家人,在返回台灣之前歸化成為美國人,取得美國護照,以便在可能回台被「陳文成」的不幸憾事發生時,對妻小與家人有一個小小的保護。</span>
繼續閱讀

催生台灣紅十字會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日本東北大地震之後引起海嘯與核輻射災害,引起全世界對環境開發與保護的反思,特別是核能發電與非核家園的現實衝突。同時,全世界也都對日本受到的傷亡與苦難表示哀悼與感同身受的同情心,各地的捐獻都可以看到人性光輝的一面。台灣與日本的特殊關係,捐款不少,透過各種管道積少成多,只是可惜的是捐款的管道之一是「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在捐款中未能按照國際常軌,將捐款一次贈送日本政府,招致民眾在網路上呼籲必須將捐款一次捐給日本,才不會落入歹徒的私人口袋,讓災民繼續受苦,而讓捐獻者的好意落空。</span>
繼續閱讀

袁紅冰的演講重點

<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每個月的3日是公投盟為一些阿扁總統的支持者服務到桃園龜山監獄圍牆外聲援的日子。<span>4月份的這一天剛好碰上禮拜天,又是鄰近清明掃墓的日子,台北發出一輛遊覽車,包括自行到龜山監獄外邊集合的民眾約有5-60名,雖然面對這個政治清算的迫害,心中氣憤難消,還是特別感謝這些熱心的鄉親仍然堅持到底。我的內心稍有疑問,如果當日下午的「台灣公義行動教會」的禮拜儀式可以早上就行動到龜山監獄外邊進行,展現耶穌基督「好憐憫、行公義」的教訓,應該別有一番特殊的意義。</span></span>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