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貴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Just Do It~
  • 14318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民的力量是台灣獨立建國的依靠 ---袁紅冰新書台灣大國魂讀後感

       雖然我對袁先生景仰有加,也為他對台灣情勢的分析立論精準感到佩服,但也對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就看透台灣的一切而能夠超越台灣大多數的所謂獨派領導人物的看法感到不爽,所以,讚美之詞就不再贅言,今天就故意講一些吹毛求疵的挑剔,一方面呼應袁先生的看法,一方面表示並不是所有台灣獨派的運動工作者都像他所描述的那樣毫無警覺與遠見。
一、                台灣建國---一座還沒有完成的政治雕像。這句話像是諷刺般嘲弄台灣獨立運動者的利劍刺中我的心臟,令人傷痛。但是台灣獨立建國將來完成的也不是政治雕像,而是這2300萬台灣人要永續經營的家園。因為雕像是觀賞的,家園是要生活用的。蔡英文的「台灣共識」確實是有藍圖的「預售屋」,而「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就是「違章建築」,馬英九的「九二共識」就是國共兩黨強迫輸出的「鐵皮屋」。台灣人完成獨立建國之後,應該會有一座政治雕像,那就是台灣在聯合國的席位。我們要完成的是台灣永續經營的獨立自主家園。
二、                對李登輝評價的矛盾。本書中所述對李登輝前總統對台灣民主進程的貢獻,我只有感謝,毫無挑戰的企圖。但是本書一開頭就強調「憲法的主權荒謬只是台灣國家意識困境的一個現象(P.28,第7行)」,又說「當前台灣的困惑是由台灣的政客集體造成的(P.114,第8行)」。但是李前總統卸任總統職務之後一再對外公開宣稱:台灣不需要獨立,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也一再否認他是獨立運動者,這不正是「台灣困惑」的重要污染來源之一嗎?如果他能公開誠實告訴台灣人,「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的歷史事實,台灣人覺醒的速度應該會有突飛猛進的效果。
三、                對「非暴力抗爭」之知識與技術的明顯誤解。一般人們對「非暴力抗爭」的誤解之一就是把它等同於宗教道德式的「非暴力」和平主義(Pacifism)。簡略說,「非暴力抗爭」就是印度聖雄甘地與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恩二世的「不合作」與「不服從」抗爭運動。非暴力抗爭強調以人民的力量對抗不公不義的各種壓迫體制,但是主張不以使用武裝游擊戰為反抗的手段,以提高抗爭成功的機會及減少人民的傷亡。北非埃及與突尼西亞驅逐獨裁政權下台算是比較成功的例子(要觀察後續民主體制是否得到深化),而利比亞的情況外表看起來比較勇敢激烈(北約與美國藉機幫助人民反抗軍自有各自國際上本位利益的考量),但是人民死傷慘重,而且新政府是否比較遵從民主機制也還需要後續觀察。從非暴力抗爭的角度來看,反而是利比亞反抗陣營戰略規劃者準備不足的後果,必須引以為鑑。袁先生與曹長青先生對「非暴力抗爭」都有類似的誤解,這一點從他們必須面對更獨裁之中共政權壓迫的慘痛經驗而產生的自然反應是可以理解的。但就台灣的社會已經可以開放到街頭擺攤抗爭將件3年的情勢來看,台灣需要的「台灣正名革命」並不需要武裝革命,而是以人民的勇氣與決心所產生的力量走上街頭,「非暴力抗爭」的方式不但可以避免中共藉機挑釁,更容易獲得國際社會的支持。其實,袁先生提到現代民主革命的4個特點(P.273第2行;P.275,第2行;P.276,第1行及P279,第1行)反而都符合「非暴力抗爭之知識與技術」的理論。
 
最後,我想對本書中的一些主要的提議做出回應:
一、P.121第3行:有關中共可能利用2012年中國國民黨失去政權到新任總統上任之前藉機製造社會混亂,而構成其出兵台灣的藉口。對於這種外國勢力的武裝侵略,吉恩夏普博士之「反政變」非暴力抗爭的知識與技術,非常值得台灣人民學習,並且做好準備。公投護台灣聯盟願意組織「老年革命軍」及「台灣守護隊」擔任反抗外國侵略的第一線。波羅的海三個國家獨立過程中成功抵抗蘇聯軍隊入侵的例子非常值得台灣人參考。
二、P256第1行:茉莉花的啟示---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這個觀點在於凸顯台灣的正名必須經由人民力量的革命行動,絕對不是經由選舉制憲的過程。台灣獨立建國運動者時常掉入體制內選舉的陷阱而忽視了獨立建國的目標。二次世界大戰終戰後,中華民國強佔台灣進行殖民統治至今66年而台灣尚未獨立建國成功,值得運動者好好反省。正如本書挑戰老調「失敗是成功之母(P.129第4行),而強調「反省失敗才是成功之母」。套一句史明歐吉桑最近的教誨「歷史上,從來沒有經由選舉完成獨立建國的先例。」雖然袁先生是好意要鼓勵台灣人而在本書最後結語,比照施內原忠雄的話而寫出「為要活出台灣的理想,請先把這個國家埋葬掉」,他說這個國家是「中華民國」。我要說的是「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的名稱,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我們應該說:「為要活出台灣的理想,請先把這個流亡政府埋葬掉」。
三、我要特別感謝袁先生以一個流亡的中國作家立場不願其煩地再一次提出對藍營民眾誠摯感人的呼籲(P.131,第4行):「無論故國之情、思鄉之念多摩真誠與熾烈,現在這個世界上,台灣是他們唯一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是他們可以自由生活的地方----台灣是他們唯一的真實祖國」。我對這些藍營的民眾陷入故國鄉土情感與自由民主理性之間的掙扎,雖然我感同身受,但是這些話如果由主張推翻流亡政府的我來說,他們肯定是聽不入耳的。台灣是我們祖先墳墓葬身之地,是我們後代子孫共同生活的家園,有獨立的主權、自由與民主,祖先的墳墓再能安身,後代子孫的幸福才有保障。這確實是我們作出正確選擇的時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