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貴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Just Do It~
  • 14302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反思台灣獨立建國的實踐

        先提幾個目前現階段獨立建國運動似乎已經有的主要共識:台灣具有獨立建國的國際法理;以台灣民族主義為基本理念;要推翻「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體制;要建立台灣主權獨立的國家,然後加入聯合國。我個人認為「武裝革命」的抗爭方式在台灣社會已經不再具有發展的空間也逐漸成為一項共識。這是可喜的成果,是二次大戰終戰後60幾年以來累積的成就。在台灣獨立建國最後一哩路上,如何實踐就成了非常重要的工作。
       到目前為止,很遺憾地獨立建國運動仍然停留在「體制內」與「體制外」的辯證。我認為這是語意上不適當造成的障礙,所謂「體制外」的意思其實就是「超越體制」或「反體制」的意思,是不受到既有體制的限制、甚至要推翻體制的作為,而不是要自外於體制的意思(事實上也不可能),是不惜以任何手段要打倒既有壓迫體制的思考(當然包括過去武裝革命或是參與選舉的思維)。反過來說,一個團體或是個人不是以推翻既有體制為目標,其實也不夠格算是「體制內」的獨立建國運動。看待民進黨的發展,可以從這個角度切入應該會更準確,要調處與民進黨的應對也比較適當。當然,並不必要把「非同志」就當作「敵人」,但是對於目標不同的團體不能把它當作「同志」一般的推心置腹或是恨鐵不成鋼。有許多工作還是要自己投入比較容易有把握。目前可以看到許多朋友對民進黨的作為非常不認同,而且批判得很厲害,其用意還是期待民進黨可以改變作法。不滿意民進黨現階段的做法,解決的方式有兩個,一個是加入民進黨參與或影響決策;另一個就是參加一個可以與民進黨決策競爭的團體,民進黨的家務事就留給民進黨自己去解決,把民進黨當作社會情勢中的一個重要團體來做自己在獨立建國運動的社會力分析就可以了。畢竟,民進黨不等同於正個台灣的獨立建國運動,在批評民進黨的同時,千萬要記得還有一個主要的敵人-「中國黨」。
       從上述之「超體制」的思維,就沒有必要設定有什麼「體制內」的作為是「超體制」的團體不可以進行的,最明顯的自我限制是「參加體制內的選舉」。其實,檢視世界各國受壓迫的民族要尋求自我解放,除了採取武裝革命的抗爭方式就不會參與選舉之外,幾乎所有成功的「非暴力抗爭」都是經由選舉活動的過程,進行抗爭訴求的宣導而進行教育與動員民眾的作為。台灣過去的獨立建國運動發展也是如此,其中「自由」、「民主」與「人權」既是獨立建國的基本精神,也是挑戰壓迫體制最好的護身符。檢驗的標準是既有的體制在選舉之下是否變得符合真正的「自由」、「民主」與「人權」,還是選舉變成了只是爭取政客自己權位的工具。
       史明歐吉尚說:「選舉是民主的工具;民主是獨立的工具。」就是這個意思。要爭取廣大民眾的支持,在現代化發展過程中的台灣,選舉活動是一個重要的宣導管道,自絕於這個宣導管道,獨立建國運動可能就會萎縮可能就會失去能量。重要的是原則,是要透過選舉來宣導台灣獨立建國的理念,不能為了勝選而掩蓋獨立建國的立場。許多人畫地自限的理由,是到現在為止還很少有成功的例子。邏輯上,選舉的投票結果對任何主張是一個嚴苛的認同考驗。要推翻壓迫體制,如果不提出推翻體制之不公不義、或是提出主張而沒有得到選民認同,都是獨立建國運動者必須要反省檢討的課題。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真的不是只有請客吃飯的事情,要能真正解決民眾受壓迫的問題才有能量推翻這個體制,至少要使民眾感受到這個希望,台灣獨立建國的能量才會出現凝聚。
       台灣雖然具備充分的國際法理,但是處在一個講究實力的現實國際社會中,人民的意志、決心與行動才是最後決勝的關鍵。美國在二次世界大戰終戰後以主要戰勝國縱使對台灣具有主張的權力或權利,長期以來也對台灣人民的住民自決權利透過「台灣關係法」維持這個空間,但是美國畢竟有她們自己的國家利益要考慮,台灣未來的發展最主要的關鍵力量還是台灣人民自己的決定,這個決定如果是停留在一般民眾對台灣歷史與國際法理的無知或是對自己能力的缺乏信心而錯失追求自由民主之幸福的機會,這不是一般社會大眾的責任,這是台灣社會知識分子的歷史愧疚。一味地要求美國政府出面解決台灣問題,道義上可行,但是實務上不容易產生效果,這個要求必須先在台灣內部產生質變,既有的流亡政府體制頻臨倒台的時候(不是只是如2000年更換執政集團),美國政府與國際社會才會出手幫助台灣人民。在台灣獨立建國的最後一哩路上,要持續宣導台灣人「住民自決」的權利,要爭取國際社會的同情與支持,更重要的是要鼓舞台灣人自己勇敢的站出來表達推翻流亡政府體制的立場。
       台灣獨立建國運動不能從選舉的大型宣傳管道上缺席,最好是民進黨可以整合這樣的主張,以對抗「中國黨」。完全自外於「體制內」的政治立場表達機會,在國際社會中只會傳達更不正確的訊息(日前與一位加拿大的國會議員見面討論,國際社會無暇細看各國內部的問題,大多只看選舉結果所傳達的立場。)如果民進黨不願意整合這樣的主張,台灣獨立建國運動者必須自己體認社會情勢,克服障礙,解決這個困難,爭取廣大選民的認同與支持。不必把台灣獨立建國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一個政黨身上,大家都知道「徒法不足以自行」、「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就看有志之士正確地求諸於己,風起雲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