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Just Do It~
  • 144530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2010選舉戰略觀察之一

        從一個受壓迫之民族的自我解放運動來看,選舉確實是一場「非暴力抗爭」的行動,確實符合「選戰」的意涵,是一場以選舉活動進行動員與抗爭的行動。在高壓統治的環境,如台灣的軍事戒嚴時期與目前的緬甸軍事政府統治,反對勢力大多以要求擴大選舉之範圍與層級作為對統治者抗爭的手段。台灣人在歷次的選舉活動中逐步有所進展,讓受壓迫人民的訴求得以伸張,增強受壓迫者自己的權力(Power),符合透過選舉行動削弱統治者權力的戰略目標。對照今年緬甸選舉之反對勢力沒有獲得全面成功,但受到軟禁的翁山蘇姬得以被釋放,應該也是反對勢力某種程度的勝利。「非暴力抗爭」之自我解放運動的目標必須以階段性的方式逐步達成,從台灣民主的發展進程上,也可以印證這樣的觀察。因此,選舉確實是受壓迫人民的一種運動過程,也是檢驗運動發展成果的時刻。戰略規劃者必須重視平時對民眾進行社會教育與訓練,政治人物大多到選舉前才會臨時抱佛腳,兩者的角度大有不同。但若兩者的立場可以提高合作的程度,自我解放運動的發展將會更有力道,選舉也就更容易獲得設定的成果。
       選舉活動是受壓迫者向社會大眾提出自己各種主張(要確實掌握人民的痛苦之處)的好機會,是非暴力抗爭的一種重要方式,以不承認「中華民國」流亡體制之合法性而輕言抵制,只是在平時缺乏主流媒體之宣傳管道之外,自己再度放棄向社會大眾訴求自己的主張而可以大型動員民眾的好機會。但是對政治領導人物缺乏這種非暴力解放運動之抗爭戰略思維、僅僅陪著統治者把玩非法體制企圖以選舉漂白其統治合法性的遊戲,就必須提出批判。民進黨的黨中央要為受壓迫之台灣民族要求解放之初衷似乎已經不願意再提,僅以「民生議題」與「治理能力」作訴求,沒有在整個選戰抗爭過程中正面挑戰統治者的非法性及其「傾中」的不正當性,看起來反而是為了鞏固「中華民國」統治集團的需要或是為了個人的政治利益而參加選舉,雖然以選舉戰術(蘇貞昌的小型音樂會、蔡英文的女性溫和說理)而言,確實是有所突破,甚至得到統治者及其媒體的讚賞(黃鼠狼拜年居心不良),但畢竟缺乏感動受壓迫民眾的戰略目標而功虧一簣,殊為可惜。所以,這種方式可以做為戰術方法的典範並且值得堅持,但選戰缺乏正確的戰略目標,就會導致戰術方法的不完整、而達不到預期的效果。
       這樣的選舉結果,應該也可以間接證明,台灣的社會情勢仍然是處在一個外來集團統治的狀態,需要一場受壓迫民族的解放運動,但也處在一個國家認同轉型的社會情勢。以一個單一的政黨要扮演這種特殊的社會情勢的兩種角色,就會出現矛盾的現象。最佳的安排是民進黨扮演說服統治者陣營支持者的說客角色,而自我解放運動者則需要有凝聚我方支持者的功能,兩者合作、才不會在選舉的時候落空。但兩者必須有共同的戰略目標,這需要高度的信任感與細心,才能運作順暢。民進黨形象與戰術的調整不是不正確,但是綠營政治人物過度強調要拋棄悲情,也是掉入為統治者掩飾其非法性的陷阱,缺乏整合內部矛盾的能力。而獨立建國運動者對民進黨之形象調整的嚴詞苛責,也徒然增加我方陣營內部的緊張,讓外來統治者坐享其成。這是台灣社會要突破的困境,問題的關鍵在我方,不在敵對陣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