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貴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Just Do It~
  • 14302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選戰與非暴力炕爭

       衡量台灣的社會情勢,確實並沒有武力革命的空間。但是要改變流亡政府的壓迫體制除了革命之外,也並非只有依靠選舉一途。「自我解放」一書之作者哈佛大學吉恩夏普博士認為「非暴力抗爭」是一個實際可行的第三條道路(本質上就是不合作與不服從的抗爭手段),選舉是自我解放運動驗收平時之工作成果的時刻,不論選舉的勝敗結果如何,他建議想要解除壓迫的人要記得,選舉是壓迫者喜歡玩弄的手段,因為它可以漂白它的統治合法性,又可以透過舞弊的手段操弄選舉。檢視中國國民黨的選舉作為,以黨產幫樁買票、以司法作為工具掩護中國黨權貴、嚴苛對待政治異議份子或反政黨候選人。我非常同意夏普博士的看法與分析。
       在另一方面,要推翻流亡政府壓迫體制的目標,平時必須作戰略性的規劃來逐步完成。根據上述一書的分析,否認流亡政府的合法性與正當性確實是打擊壓迫體制的第一優先工作,但是這個工作必須在平時就要來進行,而且最好是由政治領導者如李登輝或陳水扁做過流亡政府之總統等等的人來說更具有說服力;選舉應該也可以算是一種凝聚非暴力抗爭力量的公民運動,只是要記得選舉勝利之後是要進行改變體制的目標。過去體制內選舉的經驗,即使在流亡政府內取得中央執政也不能算是成功的經驗,因為進入體制內卻沒有改變壓迫的體制。這是實然的問題,不是必然的問題。所以戰略上可以大聲提醒參與體制內選舉的候選人,必須記得對台灣人民的承諾,要推翻這個流亡政府的體制,台灣人民才能夠真正出頭天。但是這個基本理念的宣傳要在平時來做,平時沒有做好戰略準備,再好的戰術上了戰場有時候可能也會弄巧成拙。戰略上,一個優先原則就是讓壓迫者陣營受到打擊而強化自己陣營的信心與力量。目前台灣的選舉具有這樣的戰略性功能,在平時沒有宣傳理念的社會狀態下,要期待整個台灣社會突然了解ROC是流亡政府的本質,就有對既有社會條件認識不清與判斷不正確的風險。我的建議是這個「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正確之基本理念的宣傳要在平時就來做,而且應該由所謂體制外的團體來大力宣傳,不必一切都要由政黨來做。民間社團集結的力量夠大(包括政黨但不限於政黨)才能夠與壓迫的統治勢力重新取得社會權力的分配。選舉可以當作驗收成果的時間查核點。當然從現實面來評估,民進黨每次都到選舉的時候才臨時抱佛腳應付一番,但是民間社團也都把工作推給民進黨,也不能說完全沒有責任。換句或說,受壓迫的台灣人民整體來說都不夠努力,社會各階層的領導者都必須負起責任、重新思考未來如何改進。受壓迫者的力量本來就比較小,如果不能團結努力,受壓迫的台灣人民只有繼續當中國國共兩黨之奴隸的份。有志氣的台灣人應該不會忍心這樣做。
       總之,我認為鼓吹「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是正確的,但是退出選戰在現有的社會條件是戰略上與戰術上都是不可取的。不過,支持民進黨以打倒主要敵人之中國黨的同時,不要迷失在民進黨是我們救世主的業障中,台灣人民真正要出頭天,要自己解放自己,每個人都要盡一分力量才能夠成功,這是自我解放的真諦。我們應該如此徹底認真奉行實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