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Just Do It~
  • 14452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巡迴美國演講的心得分享(上)

        除了7月9日到13日的美東夏令會在郵輪上舉行之外,其餘的行程幾乎是一天一個城市的路程,時間很緊湊,但是與4月22日從屏東恆春出發到5月17日走回台北的「不爽出來走」相較,搭飛機不用走路,體力上是輕鬆許多,也就不會感到辛苦,何況在每一站的演講之後,看到許多年老鄉親的熱血澎湃、躍躍欲試,想要參加「老年革命軍」的激動,我發現我找到了解救台灣的生力軍。後來巡迴演講的聲勢有點欲罷不能,幾個大城市的鄉親要求我排入行程,但是受限於時間,只能承諾9月到聯合國大會開幕代表台灣人向國際社會發聲時,再作安排。
       演講後的答問中,有許多類似性的問題,表示大家關心的焦點,值得分享,臚列如下:
(一)、為什麼我們的抗爭一直沒有年輕人的加入?我分析給這些鄉親瞭解,如果大家認為我現在為台灣做的事是正確的,是因為我30年前來美國留學才知道台灣人被奴隸的歷史,經過30年的掙扎與學習成長才有今天的我。這一個世代的年輕人大多出生在1987年解嚴之後,無法體會失去自由民主與人權的恐怖,加上受到流亡政府的學校教育洗腦,完全不知道台灣人的歷史與國際地位,認賊作父,反而對自己的長輩產生了疏離感,這個問題需要時間來解決,但是不能放棄,也不能過度期待。在馬統幫出賣台灣之前的寶貴時刻,不能等待年輕人的成熟,這也是我們年長的海外鄉親可以做出更多貢獻的時機。年長一輩的民眾必須願意以生命守護台灣,年輕人才能感受台灣民族傳承的珍貴。
(二)我演講的題目設定為:「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然有許多鄉親想要知道他們可以為台灣做什麼?這種疼惜母親台灣的熱情,都讓我感動得要忍著眼淚才能繼續說下去。他們一開始都說自己老了,體力大不如以前年輕力壯的時候。我告訴他們,台灣沒有武力抗爭的環境,過去所有台灣的自由民主與人權的進展都是經由非暴力抗爭突破的,靠的是「愛與公義」理念的信仰,克服個人心理的恐懼,由少數的創新者發起,集結台灣人民的力量,採取行動,就可以很快的完成社會革命的目標。過去的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廢除刑法第100條、農民運動、勞工運動、廢除雛妓運動、原住民還我土地運動等等都是如此。這一些海外的鄉親經過歷史的洗禮,都有台灣獨立建國的理念與信仰,更暸解現代化民主國家的素質與經營模式,過去受限於家庭責任的限制,無法分身採取行動,現在大多已經退休,家庭責任完成,子女獨立成家立業,身心健康,又具有專業能力,正符合非暴力抗爭「老年革命軍」成員的最基本條件。我告訴大家,台灣現在是最危急的時刻,我轉述呂秀蓮前副總統的說法:「以前戒嚴時期的抗爭是針對反共的外來政權,現在的抗爭要面對國共聯合的壓制」,我也引用我到土城看守所面會阿扁總統說的話:「(他)當8年中華民國總統的經驗與心得,只有脫離中華民國的體制,台灣才有出路」。只要大家勇敢站出來,否定「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讓台灣人民正確認識流亡政府的不合法性與不正當性,堅持長期抗爭的意志,讓國際社會支持我們「住民自決」的權利,流亡政府就會馬上壽終正寢的。大家都以興奮的心情期待能夠早日回台參加「老年革命軍」,一起合力完成台灣獨立建國大業。
(三)當然演講的時候,也會碰到一些喜歡挑毛病的鄉親,問我:「台灣又不是中華民國的,為什麼有獨立的問題?」「台灣還不是一個國家,如何救自己的國家?」等等,我都以大家共同的目標就是讓台灣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對於中間過程的做法與用字遣詞稍有不同,不必互相批判指責,應該各自努力將自己認為對台灣有利的工作完成,不必要求大家一致的作法。畢竟在現階段,台灣還未被國際社會承認為一個國家之前,誰也無法證明那一條路是絕對正確的。誰可以完成台灣獨立建國的目標,誰才是台灣民族的英雄。不同的意見只是「內部矛盾」的問題,對於自己兄弟姐妹的不同意見,不能當作「敵我鬥爭」的方式來解決。不管「正名制憲派」、「地位未定派」、「美屬獨立派」、「聯管獨立派」、或甚至「中屬獨立派」等等,都不必指責別人,盡自己的力量,做守護台灣的工作就可以了。當然如果可以互通聲息、異中求同、互相合作就更理想了。
(四)許多鄉親問我:「要如何救扁?」我在出國前,曾經提出我的看法,以非暴力抗爭的方式包圍地方法院、讓蔡守訓無法回家吃晚飯,長期的非暴力抗爭才能救阿扁總統。但是因為出國時間的衝突,無法親自參與活動,這樣的建議也被一些人諷刺為落跑。但是我提醒大家,救阿扁不是靠我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成功的,阿扁總統的案子不是法律問題,現在更加明顯的曝露出是「敵我鬥爭」的政治迫害,阿扁總統一直被拘押的理由就是馬統幫知道阿扁總統是台灣人現階段的領袖,對他們最具威脅的破壞能力。對阿扁的執政不滿是「內部矛盾」的問題,對民進黨蔡英文主席處理阿扁總統案子的方式表示不同意,也是「內部矛盾」的問題,我們「挺扁」或「反挺扁」的民眾都不應該互相指責,大家把焦點放在主要敵人馬統幫及少數台籍買辦就對了。
        讓我感到困惑的是,這一些簡單的事,需要我來提醒。我幾乎每一場都提醒大家不要貶抑台灣人自己的信心。不要再說:「台灣人放尿攪砂不會做堆」,我以土木專業的背景告訴大家:「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種,放尿攪砂會做堆」來反證前者的錯誤,我更進一步引用史明老先生的論述說:「台灣民族主義就是台灣社會的凝結劑」;也不要屢次引用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對台灣人的評論:「台灣人怕死、貪錢、愛做官」,這是殖民統治者分化被統治者的手法,我也提出質疑「那一個民族的人不是怕死、貪錢、愛做官」,程度不同而已。我倒是提醒大家,美國對台灣人的評語比較科學:「台灣人還缺乏自我管理的能力」,這就是海外台灣鄉親的專業可以做出更大貢獻的地方。非暴力抗爭是以理念做基礎,以堅持長期的行動為戰術,以爭取人民做主人的權利為目標,這需要高度自我管理的能力才能完成。台灣人能不能逃過這一個被馬統幫出賣的大劫難,關鍵就在我們這一代60、70歲的老年人身上,我們義不容辭,寧願死在戰場也不願死在床上,我引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馬偕牧師的話:「Rather burn out than rust out.」給大家鼓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